蒋慕渊这时候还能惦记着远在江南的永王爷与永王妃,那他今日说的每一句话,也必定是肺腑之言。

  虽然小公爷年纪轻,接触朝事的年数没有他们这群几十年的老头子久,但现今坐在这里的人,从没有因蒋慕渊年轻而看轻过他。

  无论是大小事,蒋慕渊处置得都很有章法。

  这些年,他们愿意听蒋慕渊的想法,请小公爷去御前周旋,并不是因为他皇亲国戚的身份,而是这个人可靠。

  纪尚书垂着眼皮子,一会儿看蒋慕渊一眼,隔一会儿又看一眼,最后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  别人想法,他也懒得揣摩了。

  他们纪家,别说什么亲不亲故不故的,只说在蜀地当官的纪致诚。

  蜀地清点时,纪家参与其中。

  彼时庞登没有入关,先帝也不曾南下,小公爷提议瞒报,手段不妥,但对百姓有利,因此纪尚书果断答应了。

  纪致诚赴叙州做同知,而知府是纪尚书的学生,他老人家一开口,叙州自然配合着。

  卢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叙州瞒报的可是大数目。

  那会儿,谁也想不到今日局面,纪尚书自己想不到,蒋慕渊也不会想到。

  可确实是瞒了,且瞒下来的数目,都还在叙州呢。

  在朝为官,可以不偏不倚,也可以选边而站,但最最不能做的,是一脚踏两船。

  他们纪家总不能此时此刻把叙州的银子送往江南投诚吧?

  他愿意投,圣上也愿意收,但收了之后肯定再算账,那他图个什么?

  半年前,已然为了蜀地百姓而欺君,今时今日,他又为什么不蒙着眼睛走到黑算了!

  “东西齐备,大典准备起来也快,”纪尚书道,“章程上有什么要添添补补的,一会儿我们合计合计。”

  傅太师哼笑了一声:“没想到是纪尚书最先拿主意,老夫原以为会是徐侍郎呢。”

  徐砚坐在角落里,面前摊着不少文书,主要是两湖那儿要加固堤坝。

  前几年重建,工程上细致,原是够用上几十年了,可惜遭了战火,从夷陵到枝江那一段,有不少损毁之处需要修补。

  工部做了估销,他正一点点检查。

  从头到尾,徐砚没有插过一句话,跟全然没有听见一样。

  叫傅太师点了名,他才抬起头来,道:“太师您让我说什么呢?我不能光让人叫‘舅舅’,不做点像舅舅的事儿吧?”

  傅太师又笑了声,看了眼吏部曲侍郎:“你不用管林尚书怎么想,他在江南呢,他还是肃宁侯家老三的泰山,老夫都不用问他都知道答案,你只说你自己,我们今儿坐在这里,都是只说自家,不说上峰下属。”

  曲侍郎搓着手,道:“我?我岁数比太师您还要长上一只手,我还能爬到江南去?爬不动了,就这样吧。”

  傅太师便看向齐尚书。

  齐尚书一个头两个大:“不是说缓缓吗?让我缓缓。”

  “那老大人就缓缓,”蒋慕渊打了个圆场,“如傅太师说的,今日状况,只是自家,上峰下属如何想,还请众位大人替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威武不能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名门谋婚只为原作者玖拾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拾陆并收藏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