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帐中,李煜一边烤着野兔,一边向上面撒着食盐,不到片刻,大帐中就传来一股诱人的香气,坐在一边的窦红线也感觉到自己腹中的饥饿。

  李煜并没有选择在城池中过夜,而是在野外,命令御林军扎下了大营。自然有士兵出去打猎,附近城池的官员送来美酒美食。

  “陛下吞兵汝州,莫非也是在窥视洛阳?”窦红线银牙轻咬,忍不住诱人的香气询问道。

  “不,朕不是窥视洛阳,朕是窥视天下。”李煜转动着眼前的野兔,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,说道:“一个洛阳并不算什么,夺取天下才是朕最终的目标。”

  窦红线睁大着双眼,看着眼前的男子,她早就做好了李煜虚伪的准备了,在她看来,李煜肯定会说上一番大道理,什么为国为民,为了天下的百姓之类的,没想到,李煜张口就说出了自己的野心,是为了天下。

  “怎么,你感到很惊讶?”李煜看着眼前的女子,虽然穿着一身的红衣,和李秀宁差不多,但和李秀宁截然不同,李秀宁刚毅中带着果断,笑容里面充斥着心机,但窦红线是一个纯粹的人,冰冷的面容下面多了几分无助。他轻笑道:“你虽然是窦氏之后,但既然嫁给了朕,那就是朕的女人,朕又岂会欺瞒朕的女人呢?更何况,你也是聪明的人,这些事情没有必要隐瞒你。”

  窦红线默然不语,冰冷的深处隐隐有一丝感动,她感觉到眼前的男人和其他的人是不一样的,哪怕他是一个皇帝。

  “陛下以后也是要进攻大晋的了?”窦红线终于询问到了重点。

  “爱妃认为大晋能够抵挡的住大唐的进攻吗?”李煜摇摇头,说道:“都说如今天下三分,数十年未必能够结束战斗,可实际上,朕相信,十年之内就会解决战斗,第一个被消灭的就是大晋,大晋看上去兵强马壮,但实际上,却是如同空中楼阁,根本就没有任何根基。三国之中,大唐根基在关中世家,而大夏根基在民,在众多世家之中,利益纠葛,偏偏彼此都不能离开谁,唯独大晋,虽然境内有关东世家,但这些世家并不支持岳父大人。所以说,根基最弱。”

  窦红线再次陷入沉默之中,她被李煜的分析惊呆了。虽然有些不悦,可是不得不承认,李煜分析的有道理,让窦红线无言以对。

  “放心,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,该帮的,朕还是会帮的。”李煜宽慰道:“你看看萧铣现在不是过的好的很吗?”

  “谢陛下。”窦红线听了脸上的线条顿时柔和了许多,这个丈夫很不错,就算是和亲,对自己也很友善,一时间窦红线的心情好了许多。

  “回去休息吧!明日还要赶路呢!”李煜看着神情有些疲惫的窦红线安慰道:“广成泽有温泉,明日可以去试试看。”

  “臣妾遵旨。”窦红线粉脸一红,缓缓退了下去。

  “该死的李煜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战马上,李元吉面色阴沉,挥舞着手中的马鞭,一战之后,自己的五百亲兵损失惨重,大将谢叔方被擒,只有护军宇文宝领着数十人护卫左右,可以说是全军覆没。

  “你率领五百人,深入敌境,一举一动都是在敌人的监视之中,如何能瞒得过李煜。”猛然之间,前面火光笼罩,耳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,却见李世民领着一队骑兵正站在不远处。

  “李世民。”李元吉面色一变,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碰见了李世民,顿时恼羞成怒,说道:“你是来监视我的。”

  “监视你?真是笑话,你自己吃了败仗也就算了,我是担心你被李煜俘虏了,所以带人里接应你的。”李世民冷笑道:“大夏凤卫遍布天下,你率领五百人进入汝州,这些凤卫如何不知道,恐怕你前脚到了,后脚李煜就杀来了。”

  李元吉听了面色涨的通红,仔细想想,还真是如此,自己才厮杀没多长时间,就遭遇了李煜,只是李元吉是谁,就算是明知道自己错了,自己也不会说出来,反而冷笑道:“李煜和窦建德联姻,分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,现在我们就应该破坏他们的联姻,秦王,你作为大军统帅,难道没有看出这一点吗?我们就应该派出一部分兵力,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,若你能多派一些兵马给本王,这个时候,我们恐怕已经击杀窦红线了,哪里有这种事情发生。”李元吉自己无能,反而怪起李世民来了。他反而埋怨李世民没有跟随自己一起行动。

  “你信不信,本王的兵马若是出动了,前脚刚离开,后脚我们的大营就被人攻破,愚蠢的东西,你被自己的私仇所迷惑,难道你不知道大局吗?”李世民皱着眉头,面色阴沉,李元吉的所作所为在李世民看来就是不理智的。

  “哼,李世民,本王可不像你,连自己的女人被人所抢,还装着不知道。现在李世民近在咫尺,身边的兵马不过万人,若是我们出兵,一天之内,就能杀到汝州,击杀李煜之后,第二天就能赶回来。”李元吉不屑的说道:“你自己胆小也就算了,还有什么资格说本王。”

  “愚不可及。”李世民气的浑身发抖,若事情都是如此简单,李世民早就杀到汝州去了,哪里还有心思留在洛阳,和刘黑闼对阵于洛阳城下。

  “哼,让开。”李元吉却不理会李世民,狠狠的抽了战马一下,就领着残兵败将朝大营而去,李世民也只能看着李元吉的背影离开。

  “殿下,齐王实在是太过嚣张了。”长孙无忌望着李元吉的背影,说道:“这次借李煜之手,狠狠的教训对方一顿也好。”

  “损失的只可能是我们大唐的兵马。”李世民摇摇头,双目中杀机隐现,他并没有将李元吉放在心上,只是老是有一个苍蝇在一边吵闹,他心中十分不满,此刻的他已经生出一丝杀机。

  “是啊,现在我们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隋末之大夏龙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名门谋婚只为原作者堕落的狼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堕落的狼崽并收藏隋末之大夏龙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