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闭幕式除了大众喜闻乐见的闭幕式红毯之外,还有颁奖礼、评审团发布会、获奖者发布会,以及photocall。

  虽然常东对红毯之外的流程颇感兴趣,但最让他感兴趣的还是送他这场压轴红毯秀的神秘人。

  从现场综合分析来看,对方应该是"有求于他"。

  即便不是,也应该是某种"示好"。

  除非对方不按常理出牌。

  所以常东和林纾雪打声招呼之后。便带着助理及同声传译而去。

  当然,他也带了一名保镖。

  在西装青年的带领下,常东一行人绕过电影宫,穿过大片修剪精致的棕榈树,最终在一栋大理石建筑下停下了脚步。

  西装青年比划了一个请,道:"常先生,我家先生让您独自过去。"

  闻言,常东眉头微微一蹙,随即点了点头。对魏静怡道:"我先过去,你在这里等我。"

  "好的,老板。"魏静怡点了点头。

  人都走到这了。常东也不怕对方要谋害于他,否则他即便是死了,在这异国他乡,他以的影响力,也足以让任何人吃不了兜着走。

  这是有点理智的人,都会这么做的。

  至于疯子?

  考虑太极端,这是徒增烦恼。

  随后的路程只剩下常东一个人。

  跨过厚重的梨木包边大门,宽阔而奢华的大厅内一片空荡,螺旋状的楼梯高耸入幽。

  建筑太高?

  不。是灯光太暗。

  什么癖好?

  常东心中暗骂一声,他最讨厌搞神神秘秘的装逼。

  沿着螺旋楼梯踏入二楼。

  这里终于多了几分人气,在一扇暗金色大门前,站着两名虎背熊腰的保镖。

  随着暗金大门推开,带路青年比划了一个请,自己却站住了脚步。

  常东没有露怯,他大大方方踏入其中。

  刚刚踏入,背后大门悄无声息的关上,要不是光暗变化,常东甚至察觉不出来。

  相较于来时建筑的内部的幽暗,这里光明多了,也开阔多了。

  这里应该是一间收藏室,室内别无他物,只有一座座玻璃展柜。

  一名垂垂老矣,头发仅剩下稀疏几缕的老人。正坐在电动轮椅上,探着身子,瞧着眼前玻璃展柜中的一幅画。整个人似乎被画卷所吸引,对于常东的到来,不闻不问。

  越是富贵之人,越有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小怪癖。

  这种人常东见多了,甚至他本身就有。

  因为到了这层次,世俗的束缚已经很淡,本性自然会不由自主的释放出来。

  或者说,这也是他们自认为最舒服的状态。

  所以老人这举动,常东理解。他静静走过去,目光在老人和玻璃展柜中画卷间来回游弋。

  大热天,老人还穿着灰色呢子大衣。布料很软,看起来像极了睡袍,他的腿上盖着毯子,露出的双手,枯瘦干枯。

  画卷是一张蓝色背景下的黄色字母,酷似工业成品。

  如果懂行人在这,必然惊呼这是波普主义画家埃德.拉斯查的大作,这幅作品当年在佳士得秋拍中,创下五千二百多万美金的高价。

  许久,老人幽幽吐了一口气,电动轮椅无声转动间,令老人面向常东。

  "不好意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常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名门谋婚只为原作者重生之神级投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生之神级投资并收藏常东最新章节